南京原創音樂創作社

小眾產業怎么玩,Live House絕處覓得變現空間

投態2019-06-27 02:32:00

“聽過現場,再回去聽唱片聽錄音,就像穿著雨衣洗澡,別扭。”

?

當我們談到現場音樂的時候,你想到的是什么?是萬人體育場的齊聲合唱還是各大音樂節的忘情狂歡?大娛樂時代,現場音樂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如多米音樂的“尖叫現場”、摩登天空的“正在現場”、咪咕音樂的“咪咕現場”、網易云音樂的“云豆現場”、聚橙網的“萬有音樂”等,都試圖從各個角度進入現場音樂這個新興市場。

?

從越來越多的“多功能足球場”和各類廠牌的音樂節應接不暇中不難看出,現場音樂市場是盡顯火爆與風光,但對于像態哥這種演唱會看不起,音樂節又懶得跑的人,這些現場音樂未免參與難度過高,而相較之下,Live House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Live House的概念最早起源于日本,是一種每場演出僅能容納幾十人到幾百人的小型演出模式。從市場角度來看,Live house這種現場演出的方式受到了一眾年輕人的追捧,很好的填補了演唱會及音樂節下現場音樂的空白,為知名度不高的樂手及熱衷于小眾文化的年輕觀眾們提供了一個“完美”的互動方式,受眾十分垂直,并且其所具有的發掘音樂新人的潛在功能也是諸多Live House信仰者的情懷所在。

?

周華健曾感慨Live House的演出形式,距離近得“能看到第一排觀眾的毛孔”。這種互動性極強的演出現場,能把尖叫、汗水和音樂的狂熱無限放大,是體育場動輒數萬人的規模無法比擬的。

?

從行業的發展角度來看,Live House的未來價值超越了現實難度,它將會成為音樂和線下兩個賽道的交叉點,同時承載著年輕人對于社交與消費的期望,具有相當廣闊的市場需求。

?

但比起國人對于這種現場模式的普遍認可,Live House的商業模式卻漸漸成為了賠本的代名詞。

?拋開情懷,Live House真的能賺錢?

?

參考Live House的發源地日本,調查顯示,僅東京一個城市就有600多家Live House,而且活得都不錯,每一家都有自己的風格,每家店都有十幾二十年的老觀眾。日本流行音樂、獨立樂團的繁榮自不用說,很多老觀眾都會在樂隊唱完之后再登臺自娛自樂,演出的水平也相當不錯。

?

不難想象,真正喜歡Live House文化,熱愛這種現場模式的人,往往都源于自身對于音樂的熱愛,把Live House當成自己的事業,往往是離不開情懷二字。

?

但縱觀Live House本土化的這些年,我們發現,國外的成功經驗在我國難以復制,難以為繼的知名場地越來越多,而眾多Live House老板的勉強維持僅僅因為對于夢想的執著,盈利成為了奢望。用業內人士的一句話來總結:“還沒聽過誰做Live House成了大老板呢。”

?

付不起租金、經不起監管,Live House為何如此脆弱?

?

以北京為例,從剛剛獲得融資的Mao Live house到老牌Live House麻雀瓦舍,再到國外樂手青睞的愚公移山,停業與搬家伴隨著每一家Live House的成長史。而其中的原因,大多數都因為租金的瘋長或監管部門的突然審查

不同于普通的酒吧,Live House場地對于聲音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決定一間Live?House是否專業取決于硬件和軟件。所謂硬件,指的是場地是否適合開Live?House?很多人一開始并沒有想明白,場地的層高和消防方面可能根本不適合做Live?House。而從硬件設備的配備到后期的運營維護是否能一直保持在良好的狀態?這些都考驗著運營團隊。軟件方面,從燈光師、調音師到場地服務人員的職業素質也至關重要。

?

當然,做好聲音和標準化的服務是一間Live House成功的基礎和關鍵所在,但同時也注定了其長周期的盈利模式。這種環境下,成本-收入長期處于緊張狀態,日漸上漲的租金、不穩定的演出場次和依舊消費較低的用戶群體構成了艱難的三角形關系。

?

此外,政府政策上的懸而未決則更是架在Live house脖子上的一把隨時可能落下的刀。坦白的說,我國的眾多Live House場地在消防問題上都難以達到安全的標準要求,隨時有可能面臨停業整頓的風險。

?

Live house不能只是個演出場所,還要是個消費場所

?

總結Live House難以為繼的原因,最常見的一個詞叫做“經營模式單一”,場地利用率低導致單位時間租金極高、收入模式單一、售賣產品和主要收入來源不統一,是Live House變現的主要障礙。

既然說到經營模式單一,那對應的解決辦法就必定是多元化經營。

?

以目前中國最大規模的獨立唱片公司摩登天空為例,其打造的“摩登式LiveHouse”不僅是演出空間,也舉辦各類主題派對和藝術文化交流沙龍。

?

與此類似的還有2016年9月開幕的“樂空間”。與傳統LiveHouse晚上演出、白天休息的模式不同,“樂空間”晚上演出,白天時則提供多元的音樂文化服務:定期舉辦展覽,長期開放音樂相關書籍雜志、唱片播放并組織沙龍講座。“樂空間”創立人、樂童音樂CEO馬客表示:“拓展線下音樂市場的關鍵在于為消費者提供復合型音樂體驗。”

?

將Live House從演出空間中解放出來,發揮其自身優勢,多元化探索場地利用的新模式將是Live House們的破局關鍵。

?

打通音樂產業鏈

?

近年來,一系列新型音樂空間的陸續出現,似乎為LiveHouse的轉型升級開辟了新思路。為傳統Live House在原有演出的基礎上,連接產業上下游,成為未來拓展LiveHouse盈利點的新方式。

2016年9月,太合音樂集團聯手“樂空間”打造了一個音樂IP孵化的眾創平臺“T House”。T House是全國首家集線上社交互動、線下音樂沉浸式體驗、自主IP產出為一體的多元化音樂文化空間,包含音樂眾創辦公空間、音樂咖啡廳、明星工作室、全景排練室、錄音棚、LiveHouse、攝影棚、直播間在內的多類型音樂功能區。T House用‘聯合辦公+T型運營’的模式,將音樂產業鏈上的各業務版塊進行全面整合,通過多種互動形式讓用戶了解音樂產業、體驗音樂帶來的快樂。

2017年11月8日,世紀樂夢董事長任志強在MAO Live House北京五棵松店全新開幕儀式上宣布了世紀樂夢旗下品牌MAO Live House已于 2017 年上半年完成數千萬元Pre-A輪融資,他表示:“隨著互聯網應用的迅速發展,大眾獲取音樂的渠道極大拓展,各種音樂類型形成了細分市場,千人以下的演出場館將成為趨勢,MAO Live House進入的是一個有巨大增長潛力的新興市場。”

“失意者、樂觀人士和突然進入的資本,共同為這個行業涂上了新底色。”在全世界消費升級的環境下,伴著整個音樂演出市場的增長紅利,也許終于到了Live House行業升級換代的時候,雖然路途遙遠,但也要堅信曙光。態哥只是希望,最愛在行業更迭中扮演“催化劑”角色的資本,可以真的為Live House忠誠的信仰者們好好助力一次。



广西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