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原創音樂創作社

《天籟之戰》“突破”收官:一場關于音樂的華麗冒險

傳媒圈2019-07-05 19:18:50

文丨珞思


第一次將音樂較量推向星素PK的《天籟之戰》,于1月1日晚在東方衛視迎來收官。回顧整季節目,會發現節目的原始訴求和終極表達之間,存在著一些“美麗的意外”。


相信不少吃瓜觀眾一開始是帶著圍觀素人如何打敗明星的“審糗心態”而來的,但隨著節目的逐步推進,你死我活的殘酷淘汰并沒有成為主打氛圍,倒是在遇強愈強的巔峰比拼中,雙方齊力用大膽而顛覆的冒險精神,沖破安全邊界,刷新了音樂的想像力。


收官之夜,終極大考官李宇春的一句話,可以作為整季節目的最佳注腳:“比起穩健和冒險,我更喜歡冒險。”


弱化比賽的初衷

做成了一場盛大的音樂party



即便是總決賽,誰輸誰贏也不是第一要義,取而代之的是盛大的音樂party即視感。


如導師楊坤形容的,素人歌者的眼神里寫著“愛誰誰”三個字。每一次表演,就算冒著可能唱壞的危險,他們也還是想挑戰一把自我。四位明星導師亦然,如果說前一兩期還有擔心被挑落的包袱,之后他們一路徹底放開,越玩越嗨。


收官夜,從不掩飾對蘇詩丁欣賞之情的華晨宇說:“我跟蘇蘇合作已經兩次了,而且蘇蘇是我在這個舞臺上第一個說出我很喜歡的歌手。是因為我在蘇蘇的音樂上看到了和自己的一點點相像。我能在她看到一些我當時比賽的感覺,每一次都在突破自己。我在比賽的時候,很早就唱了張國榮的歌,之后大家每一次都期待我突破自己,我就開始玩搖滾,玩hip-pop,彈鋼琴。蘇蘇跟我真的很像。她也是一直在突破。我覺得做音樂就是要學會突破。”


總導演李文妤在錄制現場執導


素人挑戰明星,看似是十分殘酷的命題,而《天籟之戰》的綜藝感卻最終蓋過了競爭感。對于節目的氣質,總導演李文妤不否認發生了一些與時俱進的調整,“原來我們將重點放在賽制上,以為明星被挑落馬下、賽制有多激烈是觀眾要看的,結果發現不是。觀眾真正想要看的,第一個是音樂上的創新,第二個是好玩、好笑的感覺。”


至今還記得,楊坤作為第一個被素人打敗的明星,彼時的觀眾反饋并沒有放大贏的驚詫和輸的尷尬,反倒是素人和明星用音樂的名義“互相傷害”之后,倒逼出來一系列驚艷一片的改編。華晨宇的一支《我的滑板鞋2016》,第一次將節目推向了全民熱度。之后,觀眾們慢慢發現,明星的臉色越來越不沉重了,他們開始搗亂,開始打趣,開始花式玩音樂卻不懼被“玩壞”。



李文妤說,“節目最后播出下來,其實觀眾對于輸贏沒有很大的重視,反而他們看到比較多的是明星挑戰歌曲的成功,以及素人突破自我戰勝明星而得到實際上的一個認可,誰能拿冠軍,好像這種感覺并不強烈。所以我認為未來音樂節目一定是復合型的節目,本質應該是輕松+愉快。”

?

劇情化的命運感

激發個性,并構建豐富的人物關系


《天籟之戰》則給了素人歌者們一次勇于向明星發起挑戰的機會,節目最大的特色就是明星與素人之間權力的徹底翻轉,跌宕的命運感貫穿始終。這里的命運感,不是苦情抑或煽情,而是在選擇與被選擇之間、挑戰與被挑戰之間,誕生的意想不到的“敵友火花”。



在總導演李文妤看來,《天籟之戰》十分注重劇情類的表達,“從前《中國達人秀》那種選手上臺講故事的方式,已經不能夠滿足當下觀眾的欣賞需求了。認真觀察會發現:《天籟之戰》每一期都是一個故事,而且前后都是有聯系的。這其中有狀態的連續,有情感的延續,像電視連續劇一樣。”


在許多觀眾看來,《天籟之戰》所挑選的四員導師個性十足,火花四射。其實從“人設”上,導演組一開始就埋下了伏筆。李文妤介紹:“我們挑選的四位明星各有優點,但是中肯來說,沒有完美的歌者,幾乎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短板,素人只要挑中他的弱點,就很有可能唱贏對方。同時,明星唱將都擁有足夠的江湖地位,如此以來,素人去挑戰他們才成立。在邀約的過程中,我們更注重的是他們的個性,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都是有愛的人,才會放低姿態,真正地幫助素人歌手們的成長。我們在進行復賽討論的時候,莫文蔚就主動提出建議,怎么操作才對素人更有優勢讓他們進階,包括楊坤也會提出讓素人用自己的團隊,站在對方的角度讓他們贏。”




有了充分的個性,如何進一步構建人物關系呢?整季節目,令人津津樂道的看點不少。遲遲不被導師選中的“站將”吳皓卿、穿著中國隊球衣上場還“套路”了張信哲的陳宇、楊坤的“迷妹”張玫……李文妤透露,“變化的人物關系,讓所有戲劇沖突得以成立,生成節目中生動又有趣的記憶點。但我們不做刻意的設計,而是給予強化和發散。”

?

模式的摸索性養成

打造適合時代審美和個性的音綜標桿


音樂綜藝,向來是擁有龐大受眾基礎的常青類型。雖然一種聲音認為音樂節目邁入了衰退期,但起碼從今年的總體表現來看,依然不乏驚喜。作為征戰四季度的重磅巨制,《天籟之戰》以節節攀升的態勢,穩定在過2的收視成績,十分搶眼。


作為東方衛視在音綜領域的發力之作,《天籟之戰》總導演李文妤總結:“從2015年到2016年,周日檔都是東方衛視的主戰場。《歡樂喜劇人》也好、《極限挑戰》也好,每一個節目都是破2的。平臺一旦熱了,很多觀眾會自動養成在周日晚上守候東方衛視的習慣。所以說,《天籟之戰》的成績,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收視過2,基本可以作為一個現象級節目的硬指標。那么,從模式創新的角度而言,《天籟之戰》是否也達到了預期呢?李文妤將這檔節目的探索形容為“摸著石頭過河”的過程,“星素對戰這個主打模式點是極好的,但是如何推進呢?沒有任何模式可以帶著我們走。其他節目有樣本可供參照,又有團隊帶著你走,其實有50%是心里有數的,可是《天籟之戰》完全是從零開始,只是一個idea:素人和明星pk。所有賽制和呈現,包括儀式感的鏡頭、舞美……都是我們所有人摸著走的,感覺不對就立即調整,我們也是到第五第六期才慢慢摸到了門道。一邊學走路,一邊在走路。”


李文妤所說的門道,大概就是構建起了一套順暢的邏輯:“明星的狀態對了,所有人的注意點放在了歌曲創新上,關注明星如何突破音樂、選手如何創新音樂。我們不斷確認了一點:觀眾最想看具有突破性的音樂,以及24小時改編逼瘋明星的狀態。”


總導演嚴敏在錄制前調動觀眾情緒


整季節目做下來,導演組最大的感慨是:如今的審美已經變掉了,有個性才能站得住。所以回頭來看,《天籟之戰》之所以突圍成功,就在于抓住了時代口味,按照李文妤的話說:“個性、特色、突破、改變,一次一次的重復是沒有人要看的。”


-完-



長按二維碼識別,一鍵關注傳媒圈公號


《傳媒圈》微信自媒體平臺,是一個領先的有關傳媒、影視、品牌、營銷等領域的信息庫和智慧庫。每天受到20萬品質人士關注,年閱讀量超過五千萬人次。

如希望交流,請加個人微信號:dianyingquan,將有機會參與線下溝通等活動。


覺得不錯,請點贊和分享朋友圈吧
广西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