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原創音樂創作社

《玩家》作曲文子 把簡單的事情做好,并做到極致

玩主戲劇2019-06-27 03:13:31





文子,著名音樂人,國家一級作曲。

藝術創作涉獵不同題材和風格迥異的音樂作品。


多年來,為數十部電影和電視劇作曲;

為國內及海外著名唱片公司創作并制作唱片多張;

為眾多歌手和樂手擔任音樂制作人;

創作舞臺劇七臺;創作歌曲數百首;

與眾多各類型的著名導演有過成功合作。

作品曾獲得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最佳音樂、柏林國際電影節金熊獎、全軍會演一,二,三等獎、五個一工程獎等。 ? ? ? ?


代表作:《三更雨·愿》、《郎在對門唱山歌》、《白日焰火》、《神人暢》、《大地》……(此處省略眾多)


八月很炎熱的某個下午,恰逢《玩家》大聯排合音樂,與文子老師約在人藝大劇場采訪。一起看完三小時大聯排,他又悉心與導演和演員溝通音樂細節處理的問題,像一個木匠,不放過任何一個毛邊兒。


時間不知不覺竟到了飯點兒,最后采訪的地點換到了餐廳,邊吃邊聊。其實,這次采訪說是一次聊天兒更為妥帖。



| 從《司馬遷》到《玩家》,好聽看得見 |




人藝年度大戲《玩家》已經告一段路,一邊倒的好評,大家稱贊十年磨一劍的劇本及臺詞,稱贊老戲骨和青年演員的大彪演技,稱贊音樂補強劇情烘托氛圍讓人感動落淚。


一個作品的成功從來不是某一方面的出彩,絕對是各方面合作的結果,比如說,音樂本該是很重要的一個元素,然而在大多數話劇作品中并沒有給予應得的權重。人藝作為國內戲劇的標桿,一直走在前面,不僅注重故事的講述,還注重音樂的表達。


無論是今年的《玩家》,還是去年的《司馬遷》,他們都邀請了著名音樂人文子擔任作曲,豐滿的劇情輔佐恰好的音樂,如虎添翼。

以上是文子懷著對司馬遷的敬畏之心和大情懷寫的音樂,無論是緊張氣氛的烘托,還是苦悶心情的表達,聽到音樂仿佛看到了畫面,可謂“好聽,看得見”。

?

文子的音樂將對整個劇的品質起到提升作用。——《司馬遷》導演任鳴

?

聽到這音樂,我完全就知道往后我該怎么寫了……——《司馬遷》編劇熊召政


文子坦言,寫《司馬遷》音樂的時候,很順利,可是到《玩家》卻不然。對創作來說這樣的情況時有發生,文子早已練就一股韌勁,不合適就一直改,直到完滿為止。


《玩家》作為一部新京味兒戲,無需迎合太多老北京的元素,文子慢慢摸索出理解后,音樂就變得簡單多了,圍繞這部戲的主題來作曲就已足夠。《玩家》講收藏卻不僅僅講收藏,實則說的是人性和真假,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毋庸置疑,音樂離人性是最近的,這個主題正是音樂最擅長的內容。


| 把簡單的事情做好,并做到極致 |




文子音樂作品涉獵很廣,影視劇,話劇,舞臺劇等等。剛剛在里約落幕的奧運會花樣游泳決賽中就選取了文子的《三更雨》作為配樂,中國選手在《三更雨》忽快忽慢極具節奏感的音樂里,完成了以《欲望》為主題的動作,最終斬獲了銀牌,實現了零的突破。日前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演出的現代芭蕾《神人暢》也是文子作曲......


不同的藝術形式,個中自然是有差異,比如說,影視劇拍完后畫面就成型了,按照節奏走就不會出錯。話劇每天都是新的,哪一幕哪個場景出音樂,需要現場極強的把控力,而這些不可控的因素作曲時都要考慮在內。文子對自己一向是高標準嚴要求,自陳不管是之前的《司馬遷》還是現在的《玩家》,都留有一絲遺憾。可是,哪里有完美的存在,只當是文子自謙了。


人駕馭才能,天賦駕馭人。音樂創作,也同樣需要天賦的加持與輔佐,對音樂文子一直得心應手,毫無疑問他是有音樂天賦的。在藝術領域,「從絕對意義上來講,勤奮是沒用的,我相信每個人一定在某個領域有天賦,同時我也相信,大多數人都沒找到自己有天賦的領域,所以他們需要勤奮,因為勤能補拙。」


天賦和才氣集一身,文子已然著作等身。在音樂元素選取上,文子并沒有尤其鐘情的元素,更不會為了迎合流行,把所謂的時髦元素寫進音樂里,他奉行適合的才是最好的。不趕時髦,因為心下有判斷。「時尚不是好東西,也非壞東西,像春夏秋冬四季更迭,像瓜熟蒂落自然規則。若是真的喜歡,不為跟風,男生喜歡長頭發,女生喜歡紅嘴唇,這都無可厚非。」


每一部音樂作品都有其創作目的,想給受眾傳遞什么樣的思想,文子心里事先會有一桿秤,他對自己作品的抵達率信心十足,這種自信來源于他對音樂最深處的理解:「音樂發自肺腑,由心而發,人心都是一樣的,因此創作者和受眾在感受上并無距離。」


從學習音樂到從事音樂工作,前前后后三十多年,文子對音樂一直興趣盎然。他坦言,音樂是自己養家糊口的工具,但很欣喜的是這個工具正好是他歡喜和擅長的。在安身立命的工作方式里找到屬于自己的表達,這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的。


生活里,如非創作需要,文子可以一個月不開電腦,家里亦沒有電視,他想讓自己留守在一個單純的領地里,與世間交錯隔開,與紛繁信息隔離。「你是有一個自己的世界嗎?」思索良久,他答,「應該是的。」與文子交談,他語速緩慢,針對每一個問題給出的答案都經過思考,不疾不徐,一字一句說出來,簡單的幾句話也能聽出幾分哲理的味道。問及,會把哲學的內容融進音樂中嗎「音樂和哲學本沒有聯系,看過的書,學過的知識,吸收了,會帶來潛移默化的影響,不刻意寫進音樂里,但是會自然而然地滲入進去,是那種毫無痕跡地滲入。」


文子專注說這些的時候,餐廳里勺子碰撞碗筷的聲音,顧客與服務員之間溝通的聲音,孩子哭鬧推搡的聲音,一副市井生活大雜燴的畫面,而他就專注地說自己對音樂的理解,眼前看到的,耳朵里聽到的,他似乎都自動屏蔽掉了,自顧自地徜徉在自己的音樂世界里。


如他這般的性格,對于當今音樂市場的態度大抵都可以猜到了,果不其然,他說,「我沒有能力和義務去改變音樂市場,只能把手頭簡單的事情做好,并做到極致。聽了太多把拯救某某行業某某領域視為己任的豪言壯語,漸漸產生了抗體,不再感動,如今偏偏對這些簡單質樸做好手頭事的小理想充滿了崇敬。


| Q&A |




在創作過程中,有靈感的時候比較順利嗎?

音樂創作無需靈感,任務在那里,寫就是了。


作品中用了很多自然界的元素,是特意為之嗎?

所有寫進音樂里的元素都是有原因的,有時候因為經費不足,那就要找一個最省錢的方式來達到效果。其實,任何東西都是或復雜或簡單的原因造成的結果,最完美的效果是這些自然界的元素能激發出想象,達到觀眾所看到的因緣際會的恰好。


在你的作品里帶有東方特色的元素,西方的受眾去理解,在文化的傳達上有困擾嗎?

用什么材料是文化背景的問題,作品能否被理解,是創作態度和才氣的問題。只要是從心里出來的東西,都是共通的,因為心臟是一樣的,只是膚色不一樣,從這一點上來說,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三更雨》在本屆奧運會花樣游泳決賽中作為中國選手《欲望》主題動作的配樂,不就說明了音樂無國界嘛。

?

現在接音樂有什么標準?

喜歡。如果是感興趣的東西,可以一分錢不要。


你認為音樂里什么是永恒不變的?

精神和情感永遠不變。


業余會看什么書?

很神,很雜,最近看得心花怒放的一本書叫《與神對話》。這本書是一個美國人寫的,講的是一個人因為自己的生活亂七八糟,從而對上帝發怒,引發了與神的對話,很有意思。


對于音樂,我們這一代,似乎是流行什么聽什么。

我理解這是一種追時髦的狀態,當一個人沒有特別喜歡的東西,為了和大家在一起的時候有話題可以聊,什么流行就聽什么。但是,當你有一天發現太喜歡某個東西了,就不會這樣做了。找到內心喜歡的東西,需要時間,需要閱歷,需要判斷力,慢慢來吧。



广西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