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原創音樂創作社

星海音樂學院陪讀父親放棄國企工作 做搬運掃廁所供兒子考上央音

黃佳音幼兒小提琴教育2019-05-15 04:00:05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導視】劉方這位剛考上央音的刻苦少年,紅通通的通知書背后陪讀父親劉文利更是付出了艱苦的努力。兩年來劉文利靠做搬運工、保潔員來掙取學費,并自學音樂和兒子一起上小提琴專業課,為兒子的音樂之路掃平一切。



????????劉方,這位剛從廣州星海音樂學院附中畢業,從小身揣音樂理想的少年終于在7月12日收到中央音樂學院小提琴專業的錄取通知書。這份紅通通的通知書背后,來自內地小城的劉方自是付出了艱苦的努力,而他的父親劉文利卻是以犧牲了自己兩年甚至透支以后的生活為代價,以一種常人無法忍受的“馬拉松式”陪讀,為兒子的音樂之路保駕護航。


刻苦努力的音樂少年劉方

父親放棄國企工作來廣州陪讀


????????自小學習小提琴的劉方在河南濮陽有個幸福的家庭,母親是黨校教授,父親劉文利是國企職工,家境雖不富裕,但也衣食無憂。為了讓劉方能夠走專業的音樂之路,2014年劉方初中畢業考到了廣州星海音樂學院附中繼續學習小提琴,一年之后劉方覺得自己的學習等都跟不上,劉方父母遂決定由劉方的爸爸劉文利辭掉家里的工作,來廣州陪讀。


劉方父親劉文利曾經是92年大學畢業的天之驕子。

做搬運掃廁所為了孩子一切都可以忍受

????????劉文利,這位92年畢業的大學生原本是天之驕子,一畢業就被分配到某大型銀行工作,然而個人的命運在時代面前總是顯得渺小,來廣州之前他在當地一家大型化肥廠工作。來到廣州之后,為了能盡快安定下來陪孩子讀書,他只能在人才市場找工作,經歷過找工被騙、打黑工等事情后,在最后身上只剩一百塊錢的時候,只能靠出賣自己的體力來做搬運工作。“連續十幾個小時不休息,兩天連夜不睡覺,這是一個搬運工的基本標準,經過努力我達到了。”劉文利回憶起做搬運的這段經歷眼睛里面滿含淚水,“為了孩子,一切都能忍受吧。”

????????最后在星海附中的幫助下,劉文利在學校找到一份打掃琴房的工作,并幫助他在學校的一個角落解決了住宿問題。“每天5點起床,有八個樓層樓道、240個房間、300多臺鋼琴、16個衛生間需要打掃。”雖說工作辛苦、條件簡陋,但相比做搬運工就輕松多了,更重要的是劉文利終于能夠和劉方在一起,照顧他的飲食并督促他的學習。


在學校的幫助下,劉文利找到了一份在學校做保潔員的工作。


每天練琴12小時劉方用刻苦來回報父親

????????對于父親的付出,劉方只能用刻苦學習來回報父親。雖說父親從來不曾跟劉方說過累,但父親做的一切劉方都默默地看在眼里。尤其是父親做搬運工的那段時間,劉方最開始并不知道父親在做什么,因為父親每次來看他都是洗過澡后煥然一新的帶他出去吃一頓,但他明顯能看到父親的變化,“頭發掉了一半,而且白了很多,整個臉都是黑的”劉方說,“有時候自己在浴室會感覺到很痛苦,愧疚自責。希望自己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需要爸爸來操心。”


暑假期間學校琴房關閉以后,劉方在一個安靜的角落里堅持每天練琴六七個小時。

????????整個高中期間,劉方幾乎是拼了命般在學習,他希望能夠以自己的刻苦來回報爸爸的付出。剛開始的時候每天練琴都要十二小時,后來掌握到方法以后,練琴時間也平均在六七個小時。寒暑假琴房上鎖以后,劉方就會躲在校園的一個安靜的角落里堅持練習。兩年來從未間斷。劉方的藝術指導老師陸韻鳴說,劉方幾乎是她見過的最刻苦的孩子,并且可能因為經歷了這些事情,他對音樂非常有自己的理解。


正在練琴的劉方

陪兒子上專業課從零開始學習音樂

????????每次上專業課的時候,劉文利都會跟劉方一起去上。劉方跟老師學習,他就在一旁看著,課下之后劉文利也會經常跟老師或者成績優秀的同學交流,所有的中心都圍繞著劉方的學習。


父親劉文利一般都會劉方一起上專業課,并提出自己的問題。

????????父子兩人經常會因為某一個音樂問題而辯論起來,剛開始的時候劉方認為他說的并無道理,認為父親什么都不懂,可隨著劉文利自己的進步和雙方的磨合,父子兩人漸漸找到了一種共同探討和進步的方法。雖然劉文利并無任何音樂知識,但文化水平和生活的閱歷使得他對于音樂也有自己的理解。他認為,任何藝術形式首先得具備“德”,才能更感化人。小提琴和音樂都是美好的事物,所以操刀者只有把內心修煉的更為純凈和安靜,寬和待人,藝術上才能有更高的成就。


劉文利住在學校免費提供的簡陋宿舍內,為劉方準備一日三餐。


房子抵押借債供孩子走音樂之路

????????學音樂尤其是小提琴本身就是一項比較花錢的專業。劉文利夫妻兩人只能靠微薄的工資來支撐劉方的學業和家庭生活。劉方至今用的琴還是三年前考星海附中時所買的琴,當時是七八千的價格,而劉方同學普遍用的琴大概在5萬至10萬一把。每個月更換琴弦和弓毛、以及平常聽音樂會和大師班等課程,件件花費不菲,劉文利在琴房做保潔每個月也就2000元的工資,僅僅夠父子兩人的生活。但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咬牙堅持走下去,實在學費不夠,只能開口向借親戚朋友借,甚至把房子抵押了出去。劉文利說:“我和劉方媽媽有個共同的思想,就是培養孩子,不惜一切代價。”


父親兩人練琴的身影經常出現在學校

????????9月份劉方將只身前往北京讀書,對于這個家庭來說,劉方考上理想中的大學是他們最大的喜悅,然而喜悅伴隨而來的是更大的壓力。劉文利不會再去北京陪孩子讀書,也不可能再回到老家的單位,該放手的始終要放手,他只希望自己能在廣州再尋找一份新的工作,為劉方籌措大學的學費。


來源:廣州日報

攝像:顧展旭 高凱珅 實習生 楊曦丹 肖藝涵
剪輯:顧展旭
廣州日報?廣州參考編輯:顧展旭?


广西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