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原創音樂創作社

他們是民謠圈的好基友,曾在巔峰時互懟撕逼,卻在落魄時互相撐腰...

公路61號2019-06-27 01:41:00

# 編者按 #本文作者為公路61號線上作者:eile


一個是滿腔熱血的胖子,情路坎坷,五次戀愛三頂綠帽。一個是安穩沉靜的瘦子, 從一而終,戀人成妻相守多年。

?

高曉松和老狼,放到今天很難相信兩個人能玩到一路去。但恰恰是他們用音樂成就了20世紀中國校園民謠的黃金時代,青春易逝,卻基情永存。


?1?


唱歌、茬琴、泡姑娘

這是他們的大學時代


1988年,清華大學的高曉松成立青銅器樂隊,缺一主唱。老狼以滿是柔情套路的《我要的不多》通過“面試”。青銅器開始帶著經費不足的“廢銅爛鐵”, 用刷子、電子管收音機改裝的設備,對著女生、啤酒和青春唱歌。

?

如果要形容大學期間的高曉松和老狼,大概就是一個像夏天,一個像秋天。一個永遠追逐青春、熱情如火,一個靜靜撿拾歲月、平靜如水。水火兩重天,倒也交織出了許多回憶和段子。

?

有一回青銅器受邀暖場,大家長發披肩上臺,本以為老狼一定會擲地有聲來一句:我們是青銅器。結果他很羞澀來了句:“我......我......我......我們都是學生!”后面臉埋在長發里,架勢都擺好了的高曉松,當場就嗝屁了。這件事,被高曉松取笑了好久。

?

1990年的暑假兩個人受邀去海南一個歌廳演出,錢沒帶夠工資又少,最后只剩下一個人的返程錢。老狼覺得時間緊任務急,一定要回去開學上課;而高曉松則選擇去廈門流浪,還趁機哄了廈大一個姑娘戀愛過日子。

?

大學畢業后,老狼去了一家公司畫電子圖、做設計。曉松則玩得風生水起,開廣告公司,賺了很多錢,像個暴發戶。曉松膨脹而張揚,老狼落魄而安靜。兩個人唯一的共同點,大概就只有對音樂的熱愛了。

?

1993年,香港大地唱片公司落戶北京。開著拉達車的黃小茂問開著大林肯的高曉松:“我該給你多少錢才合適!”高曉松回答:我不要錢,條件只有一個,就是必須讓老狼來唱。然后他把老狼提溜過來,唱了《同桌的你》和《睡在我上鋪的兄弟》。




?2?


走不散的人

唱不盡的歌

1995年兩人鬧翻了,老狼想轉型唱搖滾,而高曉松想繼續做校園民謠,音樂理念的差異導致兩人吵得不可開交,摔了桌子。

?

曉松選擇了詩和遠方,他出國旅行,在路上尋夢。而老狼還是待在北京,唱著有關青春的歌。

?

后來有一次,曉松陪著澳洲的一個樂隊去酒吧玩,正好遇見兩年沒有見面的老狼。

?

澳洲樂隊問:你組過樂隊嗎?曉松答:組過,后面坐的那個就是我們以前的主唱,我們以前挺好的。曉松用英語說的,而在另一桌的老狼聽懂了。拿著酒杯示意了一下,就過來了。

?

那些吵過的架、傻逼過的曾經,混在酒里,解開了兩個人的心結。

?

曉松回來后,兩個人在錄音棚錄《青春無悔》,抱頭痛哭。

?

不憂愁的臉,是我的少年

不蒼惶的眼,等歲月改變

最熟悉你我的街 已是人去夕陽的斜

人和人互相在街邊 道再見

?

青春易逝,熱血難收。本以為走向人生分岔路口的朋友,還能再相逢,個中滋味,可能只有他們兩個人懂吧。



?3?


剽悍勇敢,簡單溫暖

屬于他們的時代

2011年,高曉松因酒駕入獄,老狼面對媒體閉而不談,出來后,老狼匯了十萬塊錢。只說了一句:我去年演出比較多,而你在里頭吃糠咽菜呢,比較苦。你一直花錢大手大腳,沒錢了,我養你,我就是這么想的。

?

2016年,老狼參加《我是歌手》比賽,高曉松作為“鐵瓷”來幫唱。從未燙過頭發的他,還專門燙了頭發。

?


老狼是個比較沉默寡言的人,但遇到高曉松就像換了一個人,愿意和曉松一起做各種各樣的傻事。大學時在海口打工、被老板呵斥、黑社會老大追打的瘋狂半個月,被老狼笑稱為兩個人最甜蜜的時光。老狼說高曉松是一個積極的人,給了自己很多力量。

?

而高曉松則說:“老狼是一個不會被時代改變的人,他讓我跟著時代弄潮或者“隨波逐流”的時候,知道這個地方是我們出發的地方,是我們還要回去的地方。”

?

演出后臺,老狼彈著吉他唱,高曉松搖著蒲扇和。他們是對方的鏡子,也是對方的影子。

?

即使兩個人都已青春不在,事業、人生都走向了不同方向。似乎只要他們的聲音響起,我們就可以回到那個白衣飄飄的年代。那里面,有他們的回憶,也有我們的。





懷念校園時光的莉莉安:


2017年12月16日,我們請了五組牛逼的藝人在南京一起狂歡!謝春花、房東的貓、聲音玩具、滿舒克、左右樂隊,我們在玄武湖畔的太陽宮等你!


?▼點擊閱讀原文,趕緊購買果醬星球門票

广西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