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原創音樂創作社

六安知名房地產出人命了@六安籍歌手給六安寫了首歌

六安聲屏網2019-06-27 01:41:41



關注六安聲屏網微信

回復【少兒春晚參與海心沙少兒春晚選拔賽


六安知名房地產出人命了


網友爆料:近期碧桂園兩處項目工地均發生安全事故。

近日,碧桂園中央公園摔死一個,上周六,碧桂園的城市之光,因高空墜物砸死一個,在工地上干活的,都是拿著生命掙錢的人如果他們有更多的選擇,誰會到工地上呢??風吹日曬,高溫酷暑,都不休息。開發商催承建商,承建商逼著工頭,工頭揪著農民工趕進度、趕進度。可是他們如此拼命干活,?你為什么就不能提供一個相對安全的施工現場。

在工地上干活的,都是拿著生命掙錢的人如果他們有更多的選擇,誰會到工地上呢?事故后,死亡員工的家屬悲痛欲絕。


在此小編提醒:施工安全,重于泰山!希望能給開發商一個警告,把安全施工落實到實處,不要總是空喊口號。


六安籍歌手給六安寫首歌


“四時綠、頻長芽,

春擷谷雨,暮焙紫砂;

淮水邊、山腳下,

齊云擁霧,桃塢睛霞,

皋陶鐫千年,吾家勝仙家……

醉在夢里,醉在六安,醉美在天堂。”


近日,六安籍歌手李鴻玉新歌《醉美六安》正式發布,

歌曲融合濃厚的六安元素,

以婉轉悠揚的旋律、優美的作詞,

表達出歌者對家鄉真摯而熱烈的情感,

有力宣傳推介了六安的山美水美人文美。

作詞:李鴻玉|馬鵬霄?

?作曲:馬鵬霄?編曲:李金龍 ?

演唱:李鴻玉


李鴻玉,金寨縣雙河鎮人

現就職于河南鄭州電視臺主持人、歌手


六安城有家燒餅店干了26年


在齒輪廠家屬區一條深巷子里,記者找到了程師傅燒餅的攤位,看到一面白布做的招牌掛在帳篷上,買燒餅的人絡繹不絕。程師傅忙不停歇,給顧客夾菜包裝,手腳十分麻利。對他的燒餅,大家都說好吃的不得了。












六安一父子竟簽“斷絕父子關系”協議


1999年12月出生的小偉(化名),下個月就年滿18周歲了。即將成年之際,小偉急匆匆地給安徽電視臺第一時間欄目打來電話說,自己的父親不見了,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呢?

未成年人小偉:他找不到他的父親了?

小偉跟記者說,他希望找到他父親。小偉告訴記者,他的父親在合肥,但是父親把他的微信刪了、電話拉了黑名單,也不見面,打電話也不接。


小偉出生于1999年12月,下個月就要成年了。這本是一個受父母寵愛的年紀,可現在的小偉,卻說他已經半年沒有工作了,也沒有落腳點。最近住在合肥市步行街附近的一家賓館里,小偉告訴記者,他和父親已經有半年沒見面了。


小偉說他已經想盡一切辦法,去各個地方找他父親,每種方法都用過了,但就是找不到父親,父親也不出面。天天在外面鬼混。


小偉說,父親是合肥人、母親老家在舒城,由于父母在合肥沒有房子,他打小就在舒城長大。不過跟同年紀的其他孩子有些不一樣的是,小偉在初二那年就輟學了。因為他學習不好、學不進去,去學校也就是坐在板凳上坐著。之后他父親就帶他來到合肥這邊,給他找了一份工作,讓他去上班。


小偉告訴記者,父親一直在合肥從事烹飪方面的工作,見他讀書讀不下去,父親便給他找了一份廚師的工作。剛開始是做學徒工資很低,漸漸地工資漲了一些,可是小偉說,他把錢都交給了父親。


小偉說他一個月掙3000塊錢,父親就給他兩三百塊錢生活費,其他的都會拿走。(這幾年)前前后后給了父親兩萬好幾千。


孩子未成年,父親保管孩子打工的“工資”,這聽起來也還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現在,小偉為什么找不到父親了呢?他的母親又在哪里呢?小偉告訴記者,父母是2014年離的婚,好像是5月份,具體他記得不太清楚了。


隨后記者電話采訪了小偉的母親,小偉的母親說,她的確是和小偉的父親離婚好幾年了。小孩當時是玩游戲有點上癮了,成績不怎么照。所以他爸爸講,那就不上學了,就去學手藝。


小偉的母親還向記者說道,她也聯系不上小偉的父親,他父親也不理她,每次都叫她“滾”。小偉說,雖然不知道父親在哪里,但對于父親不想見他的原因,他卻心知肚明。


小偉說,干廚師他干不動,體力有限,自己也這么瘦。后來他就找父親要回他的錢。但是他的父親不給。父親告訴小偉說:“你要就不是我兒子”。小偉以為父親在講氣話,就說:“行,那你給我”。


父子雙方因為兩萬多元錢簽署斷絕關系協議

小偉告訴記者,自己上一次見到父親,是在今年的4月中旬。為了要回自己輟學幾年來打工掙的錢,父子雙方在爺爺家里,簽訂了一份協議。那協議里面究竟是什么內容呢?記者也來到了位于合肥市瑤海區的小偉爺爺的家中,進一步了解情況。


小偉的爺爺對記者說道,小偉今年過年之后在他這待了兩個多月,他們都勸小偉,小偉卻不答應,說把他存的這兩萬多塊錢要回去,這是他的錢。


爺爺還說,小偉干了兩三年廚師,他爸爸把他的錢收著在。這個作為長輩不都是這樣嘛,他還是未成年,一個月給過他800元去零花。


小偉的爺爺告訴記者,最近一年,兒子和孫子之間的父子關系就一直在惡化,今年過年之后鬧得更兇了。在各方親戚勸說不管用的情況下,4月中旬,在爺爺、姑姑等人的見證下,小偉和父親簽訂了一份所謂的“斷絕父子關系”的協議。協議中這樣寫道:“小偉因感情不合,所以提出與父親斷絕關系,小偉自工作開始至今的工資,結給小偉。”另外,自小偉父母離婚當天開始,至2017年12月,也就是小偉成年之日的撫養費,也結給小偉。所有費用總計23535元,下面還有父子雙方的簽字。不過,對于這份協議,小偉現在又不認同了。


小偉堅持認為,自己半年前與父親簽訂的協議,只是為了拿回自己所掙的錢而已。現在自己即將成年,他還想與父親見面,并且與父親商量自己的撫養費。


記者問小偉,他想要的撫養費,是什么時候到什么時候的撫養費。小偉說上學的時候開始算,一直到成年,年底,就是18歲了。


小偉說,父親沒有養過他,尤其是在離婚后自己判給父親撫養的這幾年。不過對于這個觀點,小偉的幾名長輩卻并不認同。小偉的爺爺說這個小孫子從小就被家里嬌慣,現在父子搞翻了,就為這個事情。


采訪時,記者也輾轉聯系上了小偉的父親。小偉的父親說道,小偉他13歲就不上學了,自己把他送到外面去學廚師。他現在不干,七混八混的,在外面鬼混,有班不上,有手藝不學。自己現在不要他了,不認他了。”


電話那頭,小偉的父親說,自己對于孩子所做的一些事情,已經失望透頂。既然已經簽訂了“斷絕父子關系協議”,他就與小偉沒有關系了。那么,從法律上看,是不是這樣呢?

你怎么看?


惠山二手房
广西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