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原創音樂創作社

李民雄:中國“民打”演奏、作曲、教學第一人

踏跡尋音2019-06-27 01:18:07


民族打擊樂大師,上海音樂學院李民雄教授有一次和我說:“演奏就跟做人一樣,要有足夠的自信,也要有自知之明,但最要緊的是要保持一顆平常心。

?


鑼鼓響,腳板癢

?

李民雄1932年生于浙江嵊縣的一個小山村。兒時家鄉常有民間婚喪樂事,只要一聽到這鑼鼓的響聲,他的心就騰地一下隨著樂聲飛出去了。


所謂鑼鼓響,腳板癢。有這樣一副癡迷之情,于不知不覺中,積累了他日后重要的藝術基礎和突出的藝術才華。


他在回顧自己青少年時期的這些情景時說:

????

三十年代在貧窮的浙江嵊縣山村里,聽‘道場’是我唯一的藝術享受,我從不錯過機會,徹夜達旦。后來,在我的家里兄長們和一伙村里的年輕人常敲鑼打鼓,拉琴唱戲,我在一旁專心揣摩。這樣,我也慢慢學會了拉二胡,彈月琴,吹嗩吶、打鑼鼓。


從小耳濡目染,民間音樂在我的腦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象,聽其聲令人精神振奮,聞其音,使我精神愉快。我全心全意地喜愛著她,奏弄著她,也希望人們與我同樂。所以在中學時期,我成為學校文娛活動積極分子,在音樂會上拉《夜深沉》,在營火會上打《鬧場》,興沖沖,樂融融。

????

1950年,18歲的他參加了杭州市青年文工團,1952年又轉到浙江越劇團。是機緣也罷,是天遂人愿也罷,總而言之這是他喜愛的工作,他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工作中去,在民族音樂的海洋中扎扎實實地暢游了一番。

???

我國民族音樂的海洋是一片蘊藏豐富的海洋。


這一片海洋是他情操的冶煉所,使他對民族音樂情有獨鐘,并把終生付給了她。


這一片海洋發達了他的智慧,使他看到了這片樂海的廣與深以及四通八達的各種通途,他一一地循著她、識別她、解讀她、奉獻她。


這一片海洋增長了他的才干,播下了種子總會有沉甸甸的收獲。當然,僅有一副熱心腸就想獲得那樣多的收獲是遠遠不夠的,除此之外,還要付出足夠多的辛勤勞動和足夠多的心血的澆灌才行。

?

?

人稱“鼓王”好風姿

???

李民雄的鼓打的很好,這是音樂界廣為人知的。

??

李民雄的鼓打的確實很有感染力,放得開,有大家風度。只要他掄起鼓槌,他的精神即刻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他全無雜念,只有奔放的情感傾瀉。看他打鼓,人們好像也很容易地洗卻塵俗,進入別樣洞天。

????

人說:李民雄是個天生的鼓家,他平時很少練習,然而舞臺上的他分明嫻熟老道。這是不是說他天生會打鼓?具有神助之力?實際上,這些技能是他心靈的波瀾快速有效的沖刷的結果。只要入了他的耳的音樂,那便是注入了一股新鮮的泉流,他的心智的風帆前進的格外快捷。


兒時他足聽、足看過民間藝人們的精湛的擊鼓技藝,他記下了,演練過了,而且已經融會在他的腦海里。1956年考進上海音樂學院以后,他曾師從過江南著名民間鼓樂演奏家朱勤甫,也注意國內外的鼓樂演奏藝術,因此他的眼界進一步開闊。所以,他腦子里儲存了很多“玩意兒”,運用到他的演奏藝術中去時,一雙巧手隨心飛舞,可以說他已經進入了自由王國的境地。

????

二十年來,他以他杰出的擊鼓技藝出訪過日本、澳大利亞、新西蘭、美國、加拿大等國與香港、臺灣地區,屢屢載譽而歸。

????

1988年,李民雄率領一個四人的民樂小組出訪美國,以豐富多彩的中國音樂征服了美國聽眾。當他們演奏完蘇南吹打清鑼鼓曲《十八六四二》時,觀眾以美國人最強烈的反應--跺腳表示贊賞,并認為李民雄的技藝可與美國當代爵士鼓王Gene Krupall相媲美。

????

香港《新晚報》在對他1991年5月的一次赴港演出的評論中這樣說:李民雄有高超的演奏技巧,大鼓在他的鼓槌之下變成一件生動的、充滿表現力和有著音樂感染力的樂器。李民雄的演奏很投入,鼓打的興高采烈,人們稱他一聲鼓王一點也不夸張。

? ??

對李民雄的演奏描寫最傳神的是1989年10月30日上海《新民晚報》的一篇評論:在昨晚的音樂會上,往常一向座居臺首的二胡、琵琶等樂器全都成了配角。但見鼓聲隆隆,鑼音鏘鏘。重捶驚天動地,氣吞山河;細敲時綿綿細語,泣泣如訴。鼓點密時如春雷滾動,疏時聲聲震撼心扉。兩只鼓槌時而鼓邊,時而鼓心。沒有音符,只有節奏,然而聽眾卻分明在節奏中聽到了音樂,聽到了旋律。

???

中國的打擊樂的演奏,無論是鑼鼓點的套數還是擊鼓技藝,根基都在民間。然而一個音樂家能夠從中得到多少,再傳達出多少;表現的是優是劣,則全看這個音樂家的藝術素養。在這一方面,由于李民雄的一專多能,所以也使他頗多受惠。

???

對自己的演奏技藝,李民雄常說:鼓要打得好,要做到收放自如,那需要用心浸淫一大段日子才可有成。就像我演奏《夜深沉》,之所以收到比較好的演出效果,是經過長期身心磨練的結果。一個演奏家站在舞臺上,能否把所有觀眾的注意力都拉到自己的身邊,那就要看他的功力和修養了。打鼓的技藝誰都可以學到手,但在表演時達到人鼓合一,那就并非人人都做得到。

???

由于打擊樂容易產生平淡和單調的感覺,聽得多容易生悶意和疲勞,所以我把敲擊樂作新的組合和節奏變化,使人聽起來有新意,像《潮音》與《龍騰虎躍》便是很好的例子。這兩首樂曲的樂器組合變化多樣,音色和力度的層次發展富于變化,很能吸引人。

? ?

李民雄在演奏時為能調動各種表現手段作全身心的努力,并追求完滿。他利用形聲美備”的傳統擊鼓技藝,演奏的十分好看。如同香港《明報》說的:“看他的演奏本身也是一種享受,這不僅因為鼓聲中能體會到一種亢奮、激進、向上的民族精神,和營造一種喜愛熱烈的氣氛,還因為他本身就把一種力,一種美融化在鼓點中。”

???

有人可能要提出疑問了:李民雄的鼓藝是十全十美了嗎?


當然不是,筆者曾與另一鼓樂專家探討過“李”的鼓藝,我們共同認為他的鼓藝氣勢有余,而技巧的精細有所局限。如他常對自己的學生們所說的那樣;“我年已花甲,我的鼓藝已到了自己的頂,不會有更大的發展了;但與中國司鼓藝術的高峰相比,我個人所達到的藝術高峰,如同泰山與它周圍的群山。希望你們從我的身上繼續往中國司鼓藝術的高峰攀登。

?


教學有道成果多

???

李民雄更是一位優秀的教育家,他培養出的學生很多已經成為他們各自奮斗領域的佼佼者。


1991年他指導的研究生喻輝的碩士論文,在答辯中全票通過。該論文曾收到兩個國際學術輿論的邀請。


他開設的打擊樂專業課成績突出,他的第一個畢業生楊茹文于1992年4月舉行了打擊樂專場音樂會,聽眾給予了極大的鼓勵。楊現已接任了李民雄的打擊樂課程教學。金建民作為他音樂學課程的學生,現已名聲遠播了。

???

他的教學很有經驗,備課很用心思。他的講課生動活潑,富有激情,邏輯清晰,能夠深入淺出。他還善于調動學生參與,能夠緊緊抓住學生的注意力。


如他講鑼鼓經,先講鑼鼓譜的幾條規律,自己作演示后,就讓學生到黑板上當場譜寫,并給予講評。先為鑼鼓經寫出總譜,后又根據總譜概括出鑼鼓經,一正一反,枯燥的技術理論教學就講活了,學生在參與中加深了對寫作規律的認識與掌握。


再如,1993年8、9月到澳大利亞堪培拉音樂學院講學,面對全班三十多位學生的陌生面孔,他自信、自豪、熱情、生動而且簡明的演說,令學生在尚未聽到翻譯之前,已被老師的激情所感染,而在聽了翻譯之后,他們便已經有了理論與感情的雙重認知了。

????

他編寫的教材的影響面有口皆碑。他的《民族器樂概論》專業課教材(約四十多萬字),初稿完成于1963年,后經多次修改,自成一系,為上海音樂學院民族音樂理論教學填補了空白。


此教材油印本流傳很廣,被中國音樂學院、四川音樂學院、武漢音樂學院等參用。美國匹茲堡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演藝學院也參用此教材。這部教材即將由上海音樂出版社正式出版。他編寫的教材深入淺出,富有實用性,很受學生和讀者的歡迎。

? ?

在學院里,李民雄還體現出了很強的管理才能。他自1984年起先后擔任了民樂系、音樂學系副主任,后又擔任了上音的教務處處長和黨支部書記。其間籌劃和執行過在上海音樂學院召開的兩次全國性學術會議,會議的組織與召開,程序嚴密,效率很高,受到眾人的稱贊。特別是他擔任教務處處長工作期間,對教學計劃、教學大綱以及學校的管理條件的制訂和印制、執行,都作了極大的努力,有不少的功績。



理論成果也豐碩

???

李民雄自進入上海音樂學院深造將近四十年。在這多年中他堅持不輟像蜜蜂采花粉一樣,通過創作、研究、教學,積累了大量民族音樂資料。


大家都知道,一個理論家的水準高低,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資料的占有量。而像李民雄這樣經歷的理論家,著實是一般理論家做不到的。他的豐富經歷和豐厚的理論基礎,加上他執著的追求和拼搏精神,因而成果累累。

???

他已出版的著作有《怎樣打鑼鼓》、《民族管弦樂總譜寫法》、《傳統民族器樂曲欣賞》、《民族器樂知識廣播講座》、《中國民族音樂大系·民族器樂卷》等。發表的論文近七十篇,他的《民族管弦樂總譜寫法》第三次印刷數到了23000冊,《傳統民族器樂欣賞》第三次印刷數也達到21010冊,由此可見讀者面之廣和社會作用之大。


港報從他的《民族管弦樂總譜寫法》和《傳統民族器樂欣賞》兩本書之中,亦認為他是--“有料之人”。近幾年更是收獲頻頻,《民族器樂概論》、《中國打擊樂》及他擔任主編及主要撰稿人的二百余萬字的《中國民族民間器樂曲集成·上海卷》都將在年內面世。

? ??

李民雄參加過的國際學術會議有:


1987年3月在北京召開的“亞太地區傳統音樂研究會”和1991年7月在香港召開的“第31屆國際傳統音樂學會年會”。


1987年會議上他宣讀的《探幽發微--談中國傳統器樂創作規律三則》和1991年《宣讀》、《上海小鑼鼓》均得到與會者的熱烈反響。


在1988年的《中國音樂學年鑒》上,評論者認為《探幽發微》一文立論獨特,從哲學的角度解釋傳統器樂的創作規律,他以母曲與變體為例,闡述了民間音樂家“有限中求無限”的創作思維方式;又用“理念與情感”的辯證統一關系來解釋同一首樂曲常因人、因時、因地而異的現象再列舉了大量實例說明“數規律”在創作中的運用。


中國民族民間器樂曲、戲曲、曲藝音樂的主要創作規律的確如他所說,尤其是第一點--于“有限中求無限”,是個非常普通的原則。

???

他的民族音樂理論研究成果之豐碩,如他所說:正因為我熱愛她,喜歡她,所以我也希望人們像我一樣地喜愛她。我總是滿腔熱情地鼓吹她,從理論上能講出點道道出來。”


之所以能講出點道道來,是他持之以恒地向民間學習:“先恭恭敬敬地當小學生,后與他們共研討,總結他們的經驗,然后向書本學習,向一切高于我的人學習,邊工作,邊學習,邊寫作。學業的攀登,并不是一定要多么好的條件,主要還在于個人的努力,到現在,還有人認為我李民雄是靠自學成才的。不過,我的專業知識的積累,主要離不開兩個天地,一是民間音樂,一是上海音樂學院,沒有這兩個天地,我李民雄不會有今天。”

???

說到李民雄的民族音樂理論研究,也有一定的局限他更多的是偏重于技術理論的研究,更多的是從應用角度選題,而缺少從宏觀的歷史的角度、從民族學、民俗學、社會學、美學、哲學等大的文化背景和高的理論層次去思考和詮釋一些理論問題乃至技術問題的成因。這一點他自己也有清楚的認識。


因此,他也把自己在理論研究方面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基礎學科方面,放在與實踐的結合方面,所謂揚長避短。不過,他如能突破這些局限,多吸取一些高層次的理論知識,將會更加精深博大起來。

?


作曲才華不一般

?

“中國的打擊樂歷史悠久,現在流傳在民間的打擊樂器就有100多種,在浙東鑼鼓、蘇南吹打、西安鼓樂等樂種中均有相當精彩的鑼鼓點。”

???

“許多傳統樂曲和創作技巧,不僅具有鮮明的民族特點,而且具有豐富的藝術表現力。我們應該充分發揮自己的優勢,從中國民族音樂的沃土中汲取豐富的養料,培育出廣大聽眾所喜愛的音樂奇葩。”

???

“我從小喜愛民間音樂,也希望人們像我一樣喜愛她,所以弘揚中國的民族音樂文化,是我的夙愿。”

???

李民雄的上述言論可以看成是他的基本音樂觀。這種音樂觀亦體現在他的音樂創作中。

???

1957年春,李民雄根據自己小時候聽“道場”所熟悉的吹打樂曲《大轅門》改編成為一首新型吹打樂《鬧元霄》獲得成功后,三十多年來,共改編和創作的樂曲有《夜深沉》、《奪豐收》、《龍騰虎躍》、《潮音》、《歡慶鑼鼓一鼓角三通》、《魂沖九霄》、《喜迎春》等等。

????

他七十年代創作的《奪豐收》,是以蘇南吹打樂中的快鼓段為基礎,揉合了《夜深沉》的鼓套發展而成的。1980年上演的《龍騰虎躍》的旋律取材于浙東鑼鼓曲《龍頭龍尾》;1986年創作的《潮音》,吸取了湖南打溜子、浙東鑼鼓、蘇南吹打和京劇鑼鼓、川劇鑼鼓點等。

???

如果認為李民雄僅僅是個拿來主義者,那就不完全了。他的拿來每每總是根據內容的表現需要,加以變化,于承襲之中有融合,于融合之中求出新。最終達到傳神達意。


李民雄追求的作品的民族特色、時代風貌、個人風格和每首作品的個性。以他的《夜深沉》為例:

???

《夜深沉》原是一首京劇曲牌。它以昆曲《思凡》折中《風吹荷葉煞》曲牌的四句歌腔為基礎,經過歷代京劇琴師的不斷加工改編而成。

??

《夜深沉》曾在京劇《擊鼓罵曹》、《霸王別姬》和《杜鵑山》中用來伴奏彌衡擊鼓、虞姬舞劍和飛渡云塹的場面,具有很強烈的藝術效果。李民雄收集了七種《夜深沉》的演出版本,進行了深入的分析研究,并且在集各家演出版本之長的基礎上作了恰當的改編:


1.將樂曲擴大成前有引子,后按慢、中、快的板式漸次發展。


2.在以大鼓和京胡為主的基礎上,增加了小鼓、南梆子、梆子和若干弦樂器。一則豐富了打擊樂器的音色,二則填補了低沉的大鼓和尖亮的京胡的音色“距離”,起到了中介和融合的作用。


3.借鑒蘇南吹打中《中鼓段》的鼓點,增加了大鼓的華彩段,以充分施展鼓演奏者的技藝,將全曲推向高潮。這樣一來,《夜深沉》的藝術魅力得到了很好的豐富和發展,藝術效果也十分突出。在我國樂壇得到了十他廣泛的聽眾,并被多家音像公司錄制成CD和音帶,傳到海外。獲1990年香港十款最佳銷售。

???

他的《龍騰虎躍》首演于1980年。是一首既有氣勢,又有相當趣味的作品,是國內外不少民族樂團演出的保留節目,廣泛地流傳于新加坡、臺灣、香港等國家和地區。筆者曾聽過新加坡學生中樂團來我國演出時演奏了這首作品,意趣豐富,結構完整。

????

1991年9月在山西國際鑼鼓節上,《夜深沉》《龍騰虎躍》獲得金杯獎。


1986年創作的打擊樂合奏曲《潮音》,也是一首很成功的作品。他將鼓與各種樂器組合,形成種種不同音響色塊,表現大海的潮起潮落,變幻莫測。作品寫的頗有詩情畫意和鮮明的思想性,聽后頗堪回味。作品在當年“上海之春”演出后獲得創作演出三等獎。

???

在技巧上,《潮音》吸取了湖南打溜子的節奏、京劇鑼鼓的曲牌;在樂器的運用上作者更是無拘無束,既有我國古老的樂器編鐘和方響,也有經過改革的排鼓和云鑼;有浙江吹打中的冬鑼和十面鑼、蘇南吹打中的板鼓、川劇中的叫鑼和川鑼、曲藝中的蓮花板、佛教音樂中的金剛鈴;更有西洋樂器中的定音鼓以及大鑼、大鈸和作為色彩樂器使用的笛子、嗩吶、號筒、海螺等。古今中外、土洋結合。但作品的主核又是民間打擊樂的縱橫寫意。

???

《魂沖九霄》是李民雄作于1990年的一首大型民樂合奏作品。是應新加坡之約而寫的。作品中運用中國戲曲音樂的傳統手法,有意舍棄了拉弦樂器組的二胡和中胡,較充分地發揮了吹、打、彈幾類樂器的功能和情蘊,有較強的戲劇性。作品的寫作還注意手法的新穎,因此得到了新加坡的人們的喜愛。1992年,這首作品在上海的兩次演出中,也獲得了人們的廣泛的稱贊。

???

作為一個業余作曲家,他的水準比很多專業作曲家毫不遜色。對此,筆者認為應該不吝贊揚。

?


個性赤誠人奮進

??

李民雄是個很有才能的人,他自信、自強、勤奮、苦干。沒有才能他無以寄托自己的興致;沒有苦干加實干的精神,他的才華無以灼灼發華。

???

記得當年李民雄年近花甲,而且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但他天性樂觀、豁達、率真。瞧他的眼睛,無論是談論問題還是與人閑聊,都透著一種專注的、滲透的力量,這可能跟他的耳朵失聰有些關系,眼睛在一定程度上被他派作耳朵的用場。但主要還是他神情專注的顯示。李民雄還有一個特點,即說話的頻率很快,這是否也是他效率高的一種顯示?總是在有限的時間內做出成倍于他人的成就!他說鑼鼓點時,尤其傳神,有板有眼,起伏跌宕。透著他靈活、敏捷、利索的特點。有人講他說話也迷人,一點也不假。

????

這可能是多年諳熟打擊樂的緣故;打擊樂沒有旋律,卻要表達思想、感情,因此,演奏者須具備音感敏銳,反應快,嚴格訓練”的條件。所謂:“手到心不到,沒有靈感不感人;心到手不到情感無法傳達,兩者缺一不可。”看來他的這一秘訣也廣泛地滲透到他的為人中去了。

???

總之,從李民雄的為人,為藝,為學中,既感受到他咄咄逼人的進取氣勢。這氣勢對他自己,是再創新奇的巨大動力,對于聽眾、讀者,似乎也有一種鼓動力,吸引大家向他看齊,為弘揚民族音樂藝術盡心盡力,并能從中獲得無限的美感和愉悅。


中國文化,無論在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都是光燦爛,亮焰焰的,在整個人類文化史上有其突出的歷史地位和獨到的審美價值。梁漱溟有一語:“世界文明的前途在于中國文化的復興。道理是顯而易見的。但有一點,中國文化的復興是要有人鼎力而為的,靠外人進來認識它,那是有限的,更重要的是靠國人主動地去推動和發展,向國內外的人們大力宣揚我們民族的精粹。”

?

筆者這里把李民雄向讀者們作此評價,其目的不外于此。



《龍騰虎躍》作曲、演奏:李民雄


越聲/文 ?羅天琪、李紅/圖 ?黃真/編輯



后語許多讀者還沒有養成閱讀后的支持習慣,如果你在閱讀后覺得不錯請加以關注、轉發和文末評論,以示支持!


我因為長期堅持原創不容易,多次想放棄,但因為有你在讀,所以就以“我堅持是一種信仰,你關注是一種態度!”從而讓我的原創“踏跡尋音” 公眾號不斷推出新作品!


微信或QQ聯系:308228183



以下是“踏跡尋音”微信公眾號的精選文章:


你知道茶馬古道上最美的“三雅”嗎?


煙花三月下“揚州”


汕頭:僑鄉故居寄相思


蘭溪,一個美得有些“霸道”的地方!


广西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