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原創音樂創作社

《我是歌手》的“困獸之斗”

三聲2019-06-29 21:18:38


《歌手》持續前進所面臨一場必然選擇:它需要在節目本身的基礎上進行更新換代,以適應觀眾審美遠遠超過它的成長速度。


作者 | 黃云騰 ?饒文淵


一檔綜藝節目試圖抵抗衰老和被觀眾拋棄的命運,結果如何?


《我是歌手》新一季節目在今晚(1月21日)首播。伴隨7位首發歌手依次登臺亮相,暌違觀眾10月之久的《我是歌手》宣布重返觀眾視野。與前幾季節目相區分,第五季節目進行了更名和重新設計賽制,這檔名為《歌手》的“新節目”播出時間也延后至周六晚間。


1月20日晚7點,500位大眾評審團進入《歌手》錄制現場。依然是高保真的音響設備、依然是那段歌手們從幕后走向觀眾的舞臺、依然是照亮歌手登臺的橙色放射狀環形燈和配合演唱需要變化多樣的燈光。


現場之外,這檔節目則正在遭受新一輪輿論質疑。除卻一直存在的審美疲勞和歌手陣容,本屆《歌手》因政策陷入尷尬:傳聞會出現在首發陣容中的張敬軒最終無緣節目發布會,同時節目改名則是由于“限韓令”與未拿到節目牌照。在連續三季的高開高走后,第四季首期的出師不利也讓外界對其生命力產生懷疑。


總導演洪濤在接受《三聲》記者的采訪時對此不置可否。“先默默做好當前的事情,畢竟節目需要適應新調整的播出時間段,團隊也會根據實際情況反饋進行不斷的摸索。”



《我是歌手》一直是湖南衛視的王牌節目和收視保證。在過去四年間,這檔音樂真人秀為湖南衛視貢獻了超過40億的廣告收入和常年的收視冠軍寶座;對華語樂壇也有重要意義。節目重新發掘并推出了黃綺珊、鄧紫棋、李榮浩等歌手,臺灣歌手彭佳慧甚至在獲得金曲獎后首先感謝了《我是歌手》節目組,“謝謝湖南衛視洪濤導演,讓更多人聽到彭佳慧的聲音。”


四年的播出時間也讓《我是歌手》的大量問題得以暴露:資源消耗、節目模式落伍與被大量復制。《歌手》面臨的諸多質疑在節目開播前便形成獨特磁場。磁場內仍是這檔節目獲得的巨額招商數字、強大的嘉賓陣容;磁場外則是《歌手》持續前進所面臨的必然選擇:它需要在節目本身的基礎上進行更新換代,以適應遠遠超過它成長速度的觀眾審美提升。


最大的改變



在1月20日第二期節目的錄制發布會現場,洪濤向媒體承認了自己的焦慮感,“每一次我們都會想,怎么樣讓大家看一個老牌節目?怎么樣能讓大家看到一些新意?其實這個歸根結底是一檔電視節目。”


《我是歌手》在此基礎上展開了一場開播四年以來的最大變革。在某種程度上,這檔節目試圖抵抗來自外界針對電視綜藝“事不過三”的爭議和質疑,同時挽回節目的年輕形象。《我是歌手》因此改名為《歌手》,同時在賽制上進行了重新梳理與組合。


最大的改革在于賽制加強了競技和淘汰元素的考慮。根據洪濤介紹,本季比拼將激化淘汰機制,除了第一輪是兩周淘汰一位之外,之后期期都有淘汰。節目同時新增“逆戰”和“挑戰”新概念。挑戰歌手進入前四則當場最末尾淘汰,否則挑戰歌手淘汰;而雙周則是兩周累計排名最末的歌手被淘汰,設置原因是導演組對歌手的“用心良苦”,“一個歌手在樂壇立足,既要在同輩中出類拔萃,也要受得住后浪向前推,更要能接得住前輩的回馬槍。”


強化競技元素在于加強節目可看性。事實上,《我是歌手》在第四季首集播出收視便低于預期,改善節目賽制成為節目組打動觀眾的唯一方式,同時通過改名也能給予觀眾新鮮感。


除此以外,還要解決歌手資源不足的問題。洪濤一如既往強調邀請歌手花費了節目組大量精力,因此也產生了逆戰歌手和挑戰歌手的設定。



“挑戰歌手”即從未踏上過《歌手》競演舞臺的新面孔;而“逆戰歌手”名單則囊括四年《我是歌手》中的所有參賽歌手。張杰和民謠歌手趙雷成為逆戰和挑戰歌手。“這樣的激烈賽制給歌手帶來非常大的壓力,也給大家帶來非常精采最好的音樂,這個賽制會給節目帶來新的活力。”


希望再度出現“現象級節目”的洪濤強調自己不擔心觀眾的審美疲勞,“我覺得先做出一個好產品,所以我們先默默耕耘,那會有怎樣的收獲是天時地利人和去決定的,我們是默默的努力去做。節目改檔換名會有壓力嗎?肯定會,默默做好自己,考慮節目的本身也會考慮適應新的時段新的需求,我們也會不斷的摸索。”


最好的時光



《我是歌手》問世于2013年,播出后獲得諸多好評,同時在社會影響力和商業上獲取了巨大回報:節目在首季決賽播出時創下過15秒60萬的廣告招商記錄、在第四季時已獲得接近10萬人報名參與,并累計收獲超過40億招商費用。


實際上,節目本身成功在于其引入音樂真人秀模式,同時也是華語音樂階段性的特征體現。華語音樂上一輪的成果與新一輪的收獲間還存在較長的過渡階段,以聚焦音樂本體為宗旨的《我是歌手》因為填補這一空白收獲成功。


更重要的是節目的真實性打動了觀眾。在《南方人物周刊》2016年4月針對《我是歌手》第4季的報道中,盡管節目本身是一檔真人秀節目、同時每位歌手配備編劇進行劇情設定,但《我是歌手》總編輯孫莉強調歌手對節目投入程度的真實性,“歌手們每個禮拜來唱一首歌,提前一天到達;歌手之家是棚內的一個家,不是真的家;假定的任務是所有人今晚必須在這。但身份是真的,我是我,你是你。如果沒有這個節目的介入,這一切都不會發生。這個節目的設計進入以后,你還是你,你需要為你的言行負責。我當然認為這個是真的,因為沒有另外一個身份可以替你所說的這些,承擔好的結果和壞的結果的,都將是你自己。”


在大型音樂綜藝節目中擁有豐富經驗的洪濤是《我是歌手》的核心人物和原始優勢。洪濤為節目找來了行業里最好的設備,同時強調節目的真實屬性,“我們這次從十點零五分就開始做一個跟《歌手》的配套節目叫《我們的歌手》,以前就是一個像類似的前傳一個真人秀,但是這一次我們會把它作為一個深度的挖掘,既然《歌手》是一個講精神的一個節目,那么我們就通過他們的個人經歷,又如何與這個比賽的敘事的一個結合,既跟這個之前的真人秀有相似,但是又從體系、敘事表達上有完全不一樣的一個節目,而這個它跟節目《歌手》應該是一個互相補充,而且如果看了之前的《我們的歌手》然后再來看《歌手》,你會對每一首音樂每一個作品每一個歌手的表現都會理解和了解更多。這個實際上跟歌手個人的故事有關,所有的都是渾然一體的。”


看過《我是歌手》的觀眾必然對現場的觀眾反應留下過深刻印象。《我是歌手》通過賦予觀眾投票權強化了觀眾參與感,使歌手的命運直接交到聽眾手中。作為專業程度最低和最原始的評判方式,《我是歌手》的現場觀眾只需要根據歌手歌曲是否讓其手舞足蹈來用腳投票。


歌手也能從最直接的市場反應獲利。鄧紫棋曾經邀請洪濤來看自己的演唱會、李榮浩通過報名踢館《我是歌手》第三季,許多歌手希望通過節目重新點亮星途,同時堅信鄧紫棋、黃綺珊的成功有其可復制性。在2016年第27屆金曲獎的頒獎現場,獲獎歌手彭佳慧的感言無疑進一步深化了這一印象——“謝謝湖南衛視洪濤導演,讓更多人聽到彭佳慧的聲音。”


最挑剔的觀眾



事實上,《我是歌手》最大癥結其實在于外部因素限制。洪濤在接受時尚雜志《GQ》采訪時承認節目本身承擔的巨大壓力,“《美國偶像》做到第十幾季,節目樣態和第一季相比,幾乎沒有什么變化,換一撥人接著唱就行。但在我們這里,每做一場節目,都會有人問,和上一場的變化在哪里?”“做了十幾年電視節目,我們親手培養了全世界最挑剔的觀眾。”


對觀眾體驗的重視是綜藝節目對嘉賓、廣告主構成吸引力的重要組成部分。由于節目最初推出目的是為對打《中國好聲音》,洪濤希望把《我是歌手》打造成與殘酷賽制和苦情故事區分、真正享受音樂的平臺,“它給你的感覺更像在看一部電影,非常細膩,大家被打動都是因為認真。它不是一檔嗑著瓜子聊著天可以看的節目。很可能錯過了一個表情,整首歌都不會打動你。”


改名的《歌手》試圖給更多人灌輸這一概念。由于《我是歌手》在第二季后僅在芒果TV獨播,為加大傳播范圍,本屆《歌手》在比賽正式開始前敲定愛奇藝為聯播平臺,雙方將在21號同時播出《歌手》。


盡管依舊給予觀眾投票自由、洪濤本人在節目發布會上也強調強化賽制概念,但被洪濤稱之為“挑剔”的觀眾很可能仍舊不會買賬。圍繞《歌手》的爭議在上一季節目播出時已經抵達頂點。雖在近幾季李克勤、李榮浩等歌手通過報名或接受橄欖枝的方式參與節目競技,但華語樂壇無論在人才還是產品消耗上都已步入分水嶺,尋找符合節目要求、能夠打動觀眾的新歌手和備選曲目越來越成為難題。


媒體人蘿貝貝曾點評因為歌手歌曲短缺、《我是歌手》第4季“節目的生命力可能也會成問題”。洪濤在第四季時即提出“找人難”。“找人也是我們每一次來做這個節目最頭疼的。”節目組因此在同類型資源上進行重復利用,比如在本季節目中引入之前的參賽歌手張杰作為逆戰歌手,也即踢館人選;同時邀請不久前在《夢想的聲音》和《蒙面唱將》中大放異彩的蕭敬騰和譚晶構成節目的首發陣容。


洪濤甚至在解釋賽制時提及會將《歌手》人選進一步擴大化,“我們把范圍擴大,只要你接受這個條件,愿意在這個的舞臺當中和高手競爭,有把握贏的話,我們都歡迎你加入這個行列。”


在某種程度上,并未喪失模式優勢的《我是歌手》面臨的問題是在節目特色和審美升級的前提下尋求平衡,同時側面解決華語樂壇近乎萎縮的人才供給。但節目更新周期通常高于資源累積速度;同時由于《我是歌手》的真人秀模式在成功之后被廣泛復制,最終致使節目在處理觀眾需求和審美升級上出現失衡。


事實上,與觀眾審美無法同步可能成為節目的最大限制因素。更重要的是——在中國,一檔節目的構成有時無法以數據進行簡單測算,還要考慮其它非專業因素。


在昨日節目錄制現場,香港歌手張敬軒不再出現在節目現場。他因眾所周知的不可抗力退出節目錄制;政治與文娛交野的模糊性質實際上對節目歌手的選擇也構成了一定影響。


同時在發布會現場,哈薩克斯坦的迪瑪希被外界視為節目響應“一帶一路”政策的代言人,得到洪濤重點推介。“他對音樂的理解和駕馭是目前沒有人能用這種方式在現場如此有張力地進行表演。”洪濤評價,“這是非常罕見的。”

?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系授權


點擊關鍵詞 更多精彩文章


東北網大“黑幫”?|?對抗CNN?|?專訪大鵬|?趙薇控股萬家文化?|?豆瓣刷分攻防?|?“抓住”周星馳



广西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