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原創音樂創作社

給前任的音樂會 | 行者樂隊,一支出乎你意料的佛系樂隊

平話2019-06-29 18:18:41


『?距離我們前任音樂會還有5天時間,他們將用歌聲,陪你度過這個奇妙的夜晚。所有的喪與感動,皆已就位。』


???


如果一定要用一個詞形容行者樂隊,那就是「佛系」。


樂隊最小的成員,96年的文龍每次排練都抱著一個保溫杯,年輕的外表之下,藏著一個老靈魂。


而整個樂隊的氣質也如同他手里的保溫杯——成員們都相敬如賓,他們的交往方式比大多中老年朋友還要硬梆,硬梆到若是有某個年輕的朋友進入到他們的談話內容會尷尬幾刻,以為走錯了片場。


△行者樂隊


行者是一支成立于2017年底的樂隊,固定排練的地方,是煙臺山一家叫咖啡院子的咖啡店。可即便你是那家店的常客,也可能沒有發現過這支樂隊的蹤跡。“我們排練不喜歡太鬧的地方,每次去院子都會一直換位子,直到換到一個沒有人的角落。”


每次排練前,樂隊的成員都會一起清唱一遍野孩子的《黃河謠》。



“我們喜歡那些聽起來遠遠的,長長的歌兒。”


野孩子是成員們最喜歡的樂隊,沒有之一。


△野孩子樂隊


野孩子來自被稱為「中國搖滾的西雅圖」的蘭州,這片土地似乎有著神奇的魔力。自古描寫西北的詩句,大多帶有豪邁之氣。滾滾的黃河水,茫茫的沙漠戈壁,讓原本性格溫和的人都能變得豪爽大氣。


聽著這片土地上的西北民謠,似乎真能讓我們看到:


勞作到傍晚,娃們在田間地頭上玩耍,大人們在收拾著農具,一邊收拾,一邊招呼自己的娃們準備回家,遠處傳來的信天游,若隱若現。


而背后,就是那不停歇的黃河水,和那高高的黃土坡。


△行者樂隊


“但是我們永遠寫不出來像野孩子這樣的歌,我們也并不打算模仿他。野孩子是腳踩土地,行者雙腳踏在鋼筋水泥。一個是和足下土地對話,唱出西北那片荒涼大地的寂遼,另一個是和生活在現代化社會里的人們對話,唱出他們自己的感知,所以自己的東西才能更好地向聽眾傳達出他們所表述的音樂。”


雖然成立的時間不過短短小半年,但行者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晰——不參加商業性質的活動,專心做自己的作品。“我們寫一首歌快的時候也許一下午就出來了,但是我們會琢磨很久。”他們希望通過不斷地練習,創作出自己真正滿意的作品。



聽說,他們找了個遠近聞名的重度拖延癥患者陳肆擔任新單曲的制作人,沒事就去他家坐著,催他干活。


所以,如果你等不及要聽他們唱歌,就快來由平話與咖啡院子主辦的「給前任的音樂會」吧!


一起在春風沉醉的晚上,聽一聽這支佛系民謠樂隊,與他們熱愛的音樂里,繾綣心底的故事。


行者樂隊?



?主 ?唱:浩然(固定成員)?

吉他手:小弋(固定成員) ? ?

吉他手:文龍(固定成員

鍵??盤:林珊(非固定)

??笛:琨林(非固定)

非洲鼓:志偉?陳肆(非固定)


?一段關于前任音樂會的快問快答?

?Q&A環節?


平話 × ?行者樂隊


Q:關于前任這個話題,有沒有什么故事可以跟平話的粉絲分享?

行者樂隊:關于前任可以分享的事兒太多,我的話說三天說不完哈哈哈…我們樂隊的創作里有幾首歌也都和前任的故事有關。


Q:那有什么話想對前任(們)說的嗎?

行者樂隊:一直對前任們的都是懷著感恩之心的,共同在一起的時光很美好,謝謝你們。


Q:至于為什么會參加這個土酷又窮酸的前任音樂會……

行者樂隊主唱浩然:我一看到這場音樂會的主題,第一反應就是:這音樂會為我辦的吧? 為什么?因為一個多月前我剛失戀。正值告別前任階段。(一個悲傷的故事)


以下是硬廣時間?

平話x咖啡院子

愛無能音樂會


時間:4月5日 20:00

地點:麥園路52號咖啡院子

票價:44元/人(含4月咖啡院子代金券20元)

本次票為電子票

屆時請憑買票時預留的姓名電話核對入場

音樂支持:未來式吉他俱樂部

場地支持:咖啡院子

購票掃碼 ?




- END -


广西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