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原創音樂創作社

被音樂史遺忘的女作曲家們

音樂周報2019-04-03 21:27:26



編譯 | 李瑾



近幾年,女性演奏家、指揮家、作曲家的名字越來越多地見諸報端,頻繁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有評論人因此提問:未來,女性會否在古典音樂界取得更重大的突破?


國際婦女節這一天,英國BBC三臺推出了一個女性作曲家系列。一群具有開創性的學者追蹤了5名被遺忘的女性作曲家的音樂。這5名女性在她們生前因為富有才華的創作獲得公眾的認可,然而卻在身后被遺忘和淡化。


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到這些女性作曲家的成就,學者們在檔案館、圖書館和私人收藏中找到了被遺忘的音樂片段。借著國際婦女節的契機,她們的才華得以通過BBC電臺昭示天下。有些作品被封藏了幾十年,最終,這些音樂經由BBC管弦樂隊和唱詩班的編輯和專業錄制,BBC三臺新一代藝術家的獨奏和室內樂隊的完美詮釋,活靈活現地展現在了聽眾面前。



古典先鋒“莫扎特的模板”


瑪麗安娜·馬迪尼斯


在這5位女性作曲家中,維也納古典時期的作曲家瑪麗安娜·馬迪尼斯(Marianna Martines,1744- 1813)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瑪麗安娜是一位奧地利作曲家、歌唱家和鋼琴家。音樂學家維斯利這樣形容瑪麗安娜的歌唱:“她那寬泛的音域、賦予色彩性的花唱顫音,讓她的歌唱極具色彩性。”


瑪麗安娜創作了很多的康塔塔、清唱劇及相當多的彌撒經文歌。器樂作品包括她為羽管鍵琴創作的作品。很多學者喜歡將她的羽管鍵作品與C.P.E巴赫的創作相提并論,也有學者認為莫扎特1768年創作的彌撒K.139就是以瑪麗安娜的《D大調第一彌撒》為模板。可見,瑪麗安娜在當時獲得極高贊譽。據說,瑪麗安娜在維也納的宅邸也常常是當時藝術家們聚會的場所,這些藝術家中就包括約瑟夫·海頓。


瑪麗安娜一生中在整個歐洲都享有盛名,但此后幾乎沒有得到任何認可。杰里米·盧埃林一直在研究瑪麗安娜的生活和音樂。盧埃林這樣評價當時聲譽極高的瑪麗安娜:“可以說,她是那個時期的女神,一個對奧地利帝國做出杰出藝術貢獻的女人。”



首位在巴黎首演作品的女作曲家


奧古斯塔·霍姆斯


奧古斯塔·霍姆斯(Augusta Holmès,1847-1903)是一位法國作曲家,愛爾蘭血統。她出生在巴黎,從小就顯露出超人的才華,彈得一手好鋼琴。但那個時候女性學生并不被音樂學院接受,她只好私下學習鋼琴。她曾在當地凡爾賽大教堂的風琴家亨利·蘭伯特和海肯恩·克洛澤的指導下學習演奏。她還曾向弗朗茲·李斯特展示過她早期的一些作品。大約在1876年,她成為了塞薩爾·弗蘭克的學生。


霍姆斯的創作包括歌劇、康塔塔、鋼琴作品以及管弦樂隊作品,她當時是一位相當前衛的人物。她身邊有一大圈的藝術家朋友和崇拜者,包括李斯特、羅西尼、圣塞恩斯和塞薩爾·弗蘭克。她終身未嫁,卻和詩人梅德斯(Catulle Mendes)養育有5個孩子。


霍姆斯是第一位在巴黎首演作品的女性作曲家。她創作了大型管弦樂隊和合唱作品。盡管如此,她的大部分曲目仍未得到認可。她的音樂通常被描述為“男性化”。


法國作曲家圣桑對于當時女性從事作曲創作有過這樣的描述:“像孩子一樣,女人并未意識到當她們從事創作時,會遭遇怎樣的障礙。但她們的意志力,卻打破了一切障礙。”霍姆斯就是這樣一個極端主義者。和19世紀的其他女性作曲家——如范妮·門德爾松(Fanny Mendelssohn)和克拉克·舒曼(Clara Schumann)一樣,她們盡管才華橫溢,卻并不能像男性作曲家那樣獲得同等的對待和權益。霍姆斯只能以男性筆名出版她早期的作品,因為當時歐洲社會的女性并不像男性藝術家那樣受到嚴肅對待,很多出版商也不愿意出版女性作曲家的作品。



斯特拉文斯基的鋼琴老師


雷歐卡迪亞·喀什佩洛娃


雷歐卡迪亞·喀什佩洛娃(Leokadiya Kashperova,1872-1940)是一位俄羅斯教師和鋼琴家。她的創作包括交響樂、鋼琴協奏曲、合唱作品、室內樂、鋼琴獨奏曲和藝術歌曲等。


音樂學者格里菲思這樣評價雷卡迪亞的創作:“記憶中,雷歐卡地亞是大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的鋼琴老師。但是從我的研究中我發現,她不僅是一位才華橫溢的鋼琴家——格拉祖諾夫和巴拉基列夫的最佳詮釋者,同時也是一位積極、受人尊敬的作曲家。可以說,她的創作確立了她作為俄羅斯著名國際女性作曲家的地位。


格里菲思認為,雷歐卡地亞的音樂通過樸實的優雅、辛辣的抒情性,表現出一種迷人的、微妙的原始聲音,相當不尋常。



微妙的半音階和聲作曲家


喬安娜·米勒-赫曼


喬安娜·米勒-赫曼(Johanna Muller-Hermann,1868-1941)是奧地利作曲家和教育家。她最初是一名小學教師,在結婚后放棄了這個職業,并重新接受了音樂作曲的訓練。她尤以管弦樂、室內樂和歌曲創作聞名,擅長使用微妙的半音階和聲。作為當時歐洲最重要的管弦樂隊和室內樂作曲家之一,喬安娜創作過一部清唱劇,根據沃爾特·惠特曼的文本創作的《記憶》以及根據易卜生戲劇創作的《交響性幻想曲》。


喬安娜曾經跟隨亞歷山大·澤林斯基(AlexanderZemlinsky)和約瑟夫·福斯特(Josef Foerster)學習作曲。1918年,福爾斯特離開后,喬安那在新維也納音樂學院擔任理論和作曲教師。盡管,她在那里執教了20多年,她的成就至今未能得到應有的認可。


卡羅拉·達爾文一直在研究喬安娜的生平和音樂,他認為,喬安娜之所以未能得到廣泛的認可,是源于納粹意識形態的結果。因為那個時期,婦女對維也納富有創造力的生活的貢獻在很大程度上被遺忘了。他認為:“喬安娜的作品應該得到更廣泛的傾聽,不僅因為他們的內在品質,更是因為這些作品是維也納非凡創意的重要組成部分。”



交響樂作曲的黑珍珠


弗洛倫斯·B·普萊斯


出生于美國阿肯色州的弗洛倫斯·B·普萊斯(Florence B. Price,1887-1953),11歲的時候就出版了她的第一首音樂作品。1903年,她被新英格蘭音樂學院錄取,在那里她獲得了雙學位和鋼琴教學文憑。然而,由于她皮膚的顏色,她被音樂教師協會拒之門外。


然而,膚色并沒有阻擋她創造的動力和才華,相反,她用自己的創作向世人展示了她創作的獨特魅力。她也是第一位樂隊作品獲得美國主流樂團演奏的美國非洲裔女作曲家,被譽為交響樂作曲的黑珍珠。


由于接受了正統的作曲技術訓練,弗洛倫斯的樂隊作品有著深厚的歐洲傳統功底。盡管如此,她的作品無不透露著美國黑人的南方底蘊。弗洛倫斯的音樂語言富含著濃郁的鄉土氣息和美國黑人教堂音樂的曲調。靈歌、布魯斯以及后期浪漫派手法和現代技法,讓她的創作得以在非洲傳統和現代主義的編織下,折射當時大城市美國黑人的生活狀態。


1932年,她的創作的《e小調交響曲》由芝加哥交響樂團演奏,取得極大成功。那時恰逢南方種族隔離法和“哈萊姆文藝復興”運動興起,弗洛倫斯的成功,也是這一運動在藝術領域的反映。


這5位女作曲家,僅僅是音樂歷史長河中女性音樂家的冰山一角。BBC三臺還陸續介紹了包括范尼·門德爾松(作曲家門德爾松的姐姐)、克拉拉·舒曼(舒曼的妻子)、阿爾瑪·馬勒(馬勒的妻子)等其他一批頗有才華但并不為熟知的女性作曲家和當代女作曲家。


盡管當今越來越多的女性開始走向國際舞臺并獲得認可,但女性若想真正在音樂舞臺上跟男性平分秋色,分得半壁江山,尚有相當長的一段路程要走。





有音樂的地方 就有音樂周報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广西快三一定牛